澳门永利集团

/ / / 澳门永利/ / / / / / 时尚中心

台湾公厕:城市文明的名片

2018-02-01 14:11:00 分享
参与

位于台北象山公园内的公厕获台北市环保局特优等级评定和贴心公厕认证。人民日报记者 冯学知摄

台北象山公园公厕内景。

  近日,新北市政府举行一年一度的“清洁周”活动,隆重表彰了50家获得“金质公厕奖”的单位和大专院校。不久前,台北市政府也举办了类似的活动,隆重表彰了在2017年度表现优异的45个绩优单位和绩优单位推荐的45名清洁人员。

  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厕所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上不得台面的话题,更谈不上有什么学问。多年来,在台湾有识之士的不断努力下,台湾公厕建设与管理水平不断提升,民众对厕所的刻板印象得到扭转,对如厕环境的要求逐步提高。自2007年推出“推动台湾公厕整洁质量提升计划”后,台湾环保部门自2018年起实施“公厕更新七年计划”,准备逐步改善全台5000座公厕。公厕,已经成为台湾社会最受关注的公共议题之一。

  精细管理,严格监管

  空间明亮无异味,地面整洁无脏污,设施齐全无缺损,这大概是多数人对台北公厕最直观的印象。

  “厕所门板损坏每处扣10分,小便器漏水每处扣5分,有儿童安全座椅加5分……”台北市环保局资源循环管理科的科长崔浩志每天上班的第一件工作,就是查看下属的公厕管理队提交的前一天公厕清洁情况检查表。在每一张A4大小的检查表上,密布着14个扣分项目和4个加分项目,最后打出总分来为每一个公厕评级。台北市环保局监管着全市11140座公厕,像这样的检查表,崔浩志每个月要看3000多份。

  目前,台北市公厕管理队负责全市公厕清洁检查的专职工作人员不到20位,如何应对1万多座公厕的监管任务?“答案就是分级监管。”崔浩志解释,检查成绩在95分以上的每6个月才稽查一次,而得分在75分以下的不仅管理方要被处以最高6000元(新台币,下同)的罚款,还将面临至少每周1次的稽查,直至达标。为便于跟踪管理,市区内的1万多座公厕被分成15大类别,每个公厕都有唯一的编号,其主管机关、管理单位和过往表现皆记录在案。根据2017年12月的统计数据,全市99.6%的公厕评级在优等(即85分)以上,仅有一家市场类公厕被开了罚单。

  有罚必有奖,台北市环保局在建立公厕荣誉体系上下了不少功夫。除了每年按大类表彰绩优单位和清洁人员,自2015年起又推出了“贴心公厕”制度,引导公厕管理者进一步在服务细节上下功夫,推广使用马桶坐垫纸或坐垫消毒液,并作为“特优等”评定的必要指标。经过2年推广,目前台北市列管的6277座座式马桶公厕中,已完成6188座“贴心公厕”,平均设置率达98.58%。“公厕管理每一处细节的进步,都靠这样具体的政策去一点一点推动。”崔浩志说。

  社会力量深度参与

  如果说政府主管部门是推动公厕文明的一只推手,另一只推手则是各类社会组织。

  由黄世孟担任理事长的台湾卫浴文化协会,多年来致力于公厕建设和管理的研究、宣导和咨询工作,也是台北等市开展公厕评优的实施单位。作为资深高校建筑系教授,已经69岁的黄世孟对公厕文明有着更深刻理解。“一座理想的公厕,首先是要在建筑设计、选料施工上过关,之后才是清洁管理。”在他看来,公厕作为一种特殊的公共建筑,有着独特的设计和建造规律。

  2010年1月,受台湾政府营建部门委托,台湾卫浴文化协会的专家们制定了台湾首部《公共建筑物卫生设备设计手册》。自此,台湾公厕建设有了具体细致的施工标准。这本40多页的《手册》几乎主要由图例和数字组成,内容详尽细致,如:蹲式厕间应尽量采用长度70厘米以上的直角收边型蹲式便器,其施工方式应为嵌入式收边,并与地面地砖齐平;小便器下方应铺设深度48至50厘米的深色脚踏铺面,其材质应具有不吸水、耐酸性、容易清洁等特性……“每一处设计细节都关乎如厕体验和清洁保养,这一步做好了,后期管理就要轻松很多。”让黄世孟感到欣慰的是,自2010年《手册》推出以来,新建公厕大多以此为参考,一些单位甚至将其作为工程验收的标准。下一步,黄世孟希望能够完善无性别公厕的设计,进一步完善《手册》。

  对公厕清洁有着更直接影响的是一线清洁人员,而这些人又绝大多数受雇于各类清洁公司。台北市清洁服务商业同业公会常务理事苏柏园透露,在台湾各级政府大规模推动公厕改革之前,台湾即已存在较为成熟的清洁服务行业。大大小小的清洁公司以招投标的方式承包公营私营机构的清洁业务,仅台北市清洁服务商业同业公会的会员单位就有约150家。

  现年66岁的陈荣韵所在的公司5年前中标台北车站捷运站的清洁业务,她被派过来负责两个公厕的早班清洁。“一般情况下每隔10分钟就得做一次清洁,高峰期的时候都是五六分钟一次,才能基本确保清洁。”陈荣韵表示,做车站公厕清洁少有人会偷懒,值班站长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过来巡查一遍。在每一个公厕的入口处都贴着一张“车站厕所清洁检查表”,值班站长对照检查标准给清洁员“打钩”或者“打叉”。陈荣韵说,如果被“打叉”一次,她就要被扣500元钱,被投诉的话甚至可能会被公司辞退。“与过去各单位自行雇用清洁人员的模式相比,这种有着明确契约关系的模式会更公平、更有效率。” 苏柏园说。

  资金是基础,重视是关键

  据台北市清洁服务商业同业公会的统计显示,台北市一般清洁人员的月薪在2.2万至2.5万元之间。由于薪资不高,只能吸引文化程度不高的中老年人参与,往往培训3天就独自作业了。“清洁也是技术活,哪些材料用酸性清洁液哪些用碱性,不是靠简单培训就能掌握的。”苏柏园告诉记者,为了提升清洁行业的技术水准,公会正在逐步推广清洁从业人员资质认证。满足一定受训时间,通过考试,即可获得技术人员、C级技师、B级技师、A级技师认证,获得认证后,日薪亦可由1200元逐级递增至1800元。他说,像公厕清洁目前这种低薪低技术的状况很难持续,我们努力把服务质量提上去,业主单位才肯多付费,形成业主、公厕和员工的多赢局面。

  要形成多赢局面,对业主单位和公共财政而言最难过的便是“钱关”。以台北大众捷运公司为例,公司每年要花5.2亿元维护117个车站的公厕,光卫生纸就要花2000万元,还有各式用具、消毒液等消耗品及垃圾清运费5000万余元,其余则是人事费用。新北市芦洲区公厕过去提供卫生纸,后因为卫生纸频繁失窃,地方政府无力负担,已不提供免费卫生纸,间接提高了公厕维护整洁的难度。

  台湾《联合报》去年6月所做的民调显示,台湾民众对全台各县市干净印象排名前6位的都是财政较为宽裕的大市。对于像嘉义县这样财政状况较差的县市而言,投入改善公厕未免显得有些“奢侈”。全县列管公厕2641座,扣除小区团体认养108座,还有2533座,政府财政无力编列公厕改善经费,只能由各管理单位自行维护。“有钱不一定能做好,但没钱却肯定做不好。”嘉义县环保局一位陈姓工作人员无奈表示。

  不过,苏柏园并不认同洁净公厕是发达城市的“奢侈品”这种说法。“算总账的话,在公厕上投入绝不是亏本买卖。”苏柏园解释,公厕文明是一个城市重要的软件,对改善居住环境,吸引游客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即使算经济账,设计合理、保养得当的公厕也比一般公厕有着更长的使用寿命,且公厕越干净、市民越爱惜,维护成本越低,财政总体投入不见得会增加。“虽然大家看起来都很重视公厕了,但真正的障碍不是资金仍是人们的观念。”苏柏园说。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1日 20 版)

责编:刘瑞莹